山西长安网 > 政法风采 > 人物风采

山西阳泉“宋慈”:32载指纹脚印“锁”贼路

2018/01/24  来源:山西日报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曾经有一部电视剧《大宋提刑官》火爆荧屏,该剧讲述的是法医“鼻祖”宋慈破案的传奇故事。在山西,有一位被大家誉为“宋慈”的民警,从第一天穿上警服开始,就从事痕迹检验工作,如今已步入第32个年头。

他就是2017年荣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的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副所长赵文军。



正在进行痕迹检验工作的赵文军

被誉为阳泉的“宋慈”

1月8日下午,阳泉市公安局大院西北角的一间办公室内,赵文军一手握着分规,一手扶着指纹放大镜,正在认真比对一起案件现场发现的指纹。

说起被人誉为阳泉的“宋慈”,赵文军摆了摆手:“不敢当!准确地讲,我不是法医!是以足迹检验为主的痕迹检验工作者。”

赵文军解释,足迹是犯罪现场最多、最活跃的物证,但足迹一直是痕迹检验的难点。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和手段能最大限度挖掘出足迹中蕴藏的信息?这一直是他关注、思考的方向。“我结合众家所长,潜心研究,日积月累,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检验方法,在侦查破案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从而使这项传统技术发扬光大。”

足迹检验是刑事技术中的一门分支,是办案中最常见的四大类痕迹“手足工枪”之一。相比于手(指纹掌纹)、工(工具痕迹)和枪(枪弹痕迹),足迹检验在侦破案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足迹检验能为刑事侦查提供一些非常有效的分析结论,比如分析作案人数,提供作案人的年龄、身高、职业等特点。另外,足迹鉴定的结论也是诉讼中的重要证据之一……”说起专业知识,面对记者采访稍有些拘谨的赵文军讲得头头是道。

今年52岁的赵文军,回想起当初加入警队的经历,仍记忆犹新。

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他,1985年从部队复员,得知阳泉市公安局招民警,就参加了考试。“至今我还记得发榜那天,看到大红纸上写有我的名字,甭提有多高兴了!”“在我心里,能脱下军装穿上警服,是最高兴的事情。经过入警培训后,我被分配到刑事技术科。既高兴又忐忑,终于可以上岗工作了,可是我对刑事技术却一无所知。刚到科里,看到同事们忙里忙外,个个都是行家里手,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心里真着急。学!一定要把这门技术学会!于是我从老同志那里找来专业的书籍,自己学着看、学着比。遇到不懂的,就请教老同志。如此反复,经过一段时间学习,指纹比对我大致掌握了。但痕迹检验等其他专业知识还知之甚少。同事告诉我,只有考上中国刑警学院,才能系统学习痕迹检验,于是,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

赵文军重拾书本,白天在单位工作,晚上去上补习班,周末在家复习。1988年春节,当人们阖家团圆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晚会之时,赵文军还在单位潜心钻研业务。

半年多的时间没有白费,当年正好赶上中国刑警学院痕迹检验专业招生。赵文军的成绩名列全省第一,圆了大学梦。

专业学习让赵文军如虎添翼,1992年年底,他获得了参加全省公安系统刑事技术岗位练兵大比武的资格。当时他的妻子刚刚产子,上午妻子出院,赵文军下午就赶往太原参加比武。到了驻地已是半夜12点,几小时后,他在痕迹检验专业的理论和实践比武中拿到了全省第一名,被山西省公安厅荣记二等功。这次大比武更激发了他对这个专业的热爱。

根据足迹找出真凶

1992年,阳泉郊区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盗窃案。赵文军发现此案与案发前发生的多起盗窃案有相似之处,于是串并了三起案件,并将八百多人的指纹一一甄别,很快锁定了嫌疑人,使得案件告破。赵文军因此荣立三等功,这也是他第一次侦破比较大的案件。此后的二十多年里,赵文军破获了许多大案要案。

说到这里,就得讲讲2006年的一起案件。

当年8月2日,有人发现在盂县梁家寨乡御枣口大桥南侧玉米地里,一名18岁女学生被杀。

报案时距案发时间已超过20小时,且案发时又下了瓢泼大雨,现场遭到极大破坏。勘查工作难度极大。能否提供犯罪足迹,就成了攻破此案的关键。8月的天气酷暑难挡,玉米地里密不透风。赵文军冒着酷暑,尝试了多种办法无果后,终于用石膏成功灌注了一枚被大雨冲刷过的嫌疑人的足迹。

然而,这枚解放胶鞋底花纹足迹,在当地很普遍,这给摸排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为了缩小侦查范围,赵文军反复检验提取的石膏足迹,最终,根据足迹压力面和磨损特征,分析出作案人身高在165cm-168cm,体态偏瘦,年龄在30岁左右。赵文军还确定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作案人员为内落脚,走路与正常人不同。

“当我把这些分析结果讲解给侦查员时,马上有侦查员反馈,‘案发后曾接触过一个人和你所说的很相似,此人姓赵,是一名铁路巡道工。’”赵文军立即和侦查员前往赵某单位。到达时,赵某已回了忻州老家。他们就让赵某的单位负责人打开赵某的更衣箱。一开门,就发现四双穿用过的解放胶鞋。赵文军翻起鞋底,发现均为“内落脚”。他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内落脚!是内落脚!”随后,赵文军拿这四双鞋与石膏足迹逐一进行了认真比对,终于认定现场足迹是其中的一只鞋所留。根据这一结论,侦查人员连夜赶往忻州抓捕赵某。最终,赵某在证据面前供认不讳,案件前后只用了六天就得以告破。

“每成功比对上一个指纹,每侦破一起案件,我就有很大的成就感。”赵文军露出自豪的笑容。

32年练就“绝活”

32年的从警生涯,赵文军一心钻研痕迹检验业务,苦练基本功,练就了指纹鉴定、足迹检验、现场勘查等“绝活”;他通过绝活寻找犯罪分子留下的蛛丝马迹,为侦破大案、要案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2004年7月21日晚,阳泉固庄煤矿的9岁女孩李某惨死家中。

到达现场后,眼前的情景让赵文军惊呆了,只见小女孩的尸体蜷缩在厨房角落里,伤痕累累,身上被水浇得湿漉漉的。

那天晚上,他是含着眼泪勘查现场的。在勘查中,赵文军观察到地面遗留有残缺足迹,但反差极其微弱,几次用常规方法都难以提取。他一边想办法,一边继续趴在地上,借助勘查灯观察地面。忽然,他隐约发现有个水迹印,有办法了!何不用指纹粉末试一试。他连忙站起身,从勘查箱里拿出指纹粉,蹲在地上一点点地边观察边刷显。经过一个多小时刷显,终于显现出了一枚具有鉴定条件的足迹。这时,赵文军才大大松了口气,站起身,直了直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根据地面反映出的足迹形态,他果断提出此案是孩子所为,并且连夜绘制出了足迹图,提供给了侦查员。

就是凭借这枚足迹,警方认定该案是一名12岁的男孩所为,案件得以告破。

干了32年的痕迹检验工作,赵文军早已把个人的兴趣爱好和工作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从当初的“门外汉”成长为技术专家,赵文军的秘诀就是不停地学习,不断地实践,并把所学知识与办案紧密结合。

说起自己的这位战友,阳泉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处处长胡润平说:“现场勘查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案件能否顺利侦破。这些年来,赵文军恪尽职守,兢兢业业,不管白天黑夜,还是酷暑严寒,哪里发了大案,哪里就有他勘查现场的身影。他为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为阳泉的刑事技术侦查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是我们的骄傲和楷模。”

说起这位老大哥,刑事技术处民警胡晓亭不住称赞:“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是一项脏、累、苦、细的工作。在他身上,我看到了钉子精神和工匠精神。”

“痕迹检验就是一份又脏、又累、又苦、又细的工作,许多人都不愿意干。有人问我,为啥你一干就干了快一辈子?为啥?就为了我当初当警察时的那份理想和初心!”赵文军说。“在脏乱血腥的案发现场,每一个有价值的痕迹物证,都是指控犯罪最有力的证据。正是因为被赋予了这份职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一种聚焦状态下的细心,让犯罪分子无处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