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长安网 > 政法风采 > 人物风采

王永茂:做一名不知疲倦的战士

2018/05/29  来源:山西法制报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2018年2月1日,大家最不愿相信、内心最为排斥的诊断结果还是摆在了山西第一批援疆队队长王永茂同志的面前——肺癌晚期。永茂同志的病情牵动着司法部、晋疆两地司法厅、监狱管理局领导的心。

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巡视员、司法部直属煤矿管理局局长何平致电省监狱局局长王伟,转达了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和副部长刘志强对王永茂同志的亲切慰问,并表示将不遗余力地为王永茂同志到北京医治提供一切支持和帮助。司法部、晋疆两地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阳泉一监党委的关心、关爱,让永茂同志感受到组织的巨大温暖,增强了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勇气。

听党的话,坚定跟党走

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年,新疆的维稳形势遭遇严峻考验,新疆监狱系统承担起为反恐维稳保障兜底的政治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对新疆监狱工作多次做出批示、指示。党中央做出了全国监狱系统支援新疆监狱工作的重大决策。

2017年5月2日,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援疆民警启程动员会上,当从厅长薛永辉手中接过鲜红的援疆队旗时,作为队长的他举起右拳,发出铮铮誓言:“忠诚使命、敢于担当、甘于吃苦、勇于拼搏、团结奋进、严守纪律。”之后的180多天里,他一直被这种神圣的氛围所包裹,被这种庄严的情感所浸润。

2017年5月3日,王永茂带领山西29名司法行政系统热血男儿,带着厅、局党委的重托,抵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监狱,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援疆工作。

“我们绝不能容忍祖国的大好河山被‘三股势力’所觊觎,被一小撮宗教极端分子肆意破坏。一定要紧紧围绕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这个总目标,坚决落实中央的各项部署和采取的果断措施;一定要手挽手、肩并肩地团结各族人民,促进民族团结、宗教和谐、人民安居乐业,一定要与‘三股势力’‘两面人’作坚决斗争。”王永茂坚定的声音感染和鼓舞着全体援疆队员。

第一次参加和田监狱的升国旗仪式时,他动情地跟大家说,参加升国旗仪式不止一次了,在祖国西南边陲参加升旗还是第一次,为了这面旗帜能够在这片热土上空永远飘扬,我们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

佩戴党徽、亮明党员身份

作为首批援疆工作队队长,王永茂既感压力更感责任。他提出的总体工作思路是:“在探索中前行,在总结中提高,在不断完善中让支援发力精准。”

抓党建带队伍,时刻突出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是王永茂工作的主抓手。通过“佩戴党徽、重温誓词”,在第一批13个省份援疆团中率先开展佩戴党徽、亮明党员身份活动。一到和田监狱,他就着手制定援疆团各项制度,涵盖政治、工作、生活、纪律等10多项,将援疆工作管理规范化、制度化、精细化。其他监狱的援疆队得知后,纷纷要求他传授经验。王永茂还积极与和田监狱协商通过集中参观红色教育基地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与民族团结教育;通过参加“对党忠诚,发声亮剑”活动,主动发声,勇于亮剑,要求大家人人做维护安全稳定的捍卫者,时时处处教育大家,树立起山西援疆民警的良好形象。援疆,就一定要像个“援兵”,“我们来援疆就要到一线去,就如同援兵,就要到战场,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王永茂这样要求自己和全体队员。

疆安则国安,南疆安则新疆安,和田监狱地处南疆,处在反恐维稳最前沿,是危安类罪犯集中关押改造的场所。按照相关规定,援疆队员应该安排在机关科室工作,但看到监狱警力太缺乏,王永茂立即召开支部会议征求大家的意见,30名队员在请战书上用30个鲜红的指印作出回答。当请战书送给和田监狱党委时,监狱领导眼眶湿润,对山西援疆队员肃然起敬。

当时正值和田最炎热的夏季,最高温度高达40摄氏度,即使这样,大家也丝毫不能放松,去解下武装带,脱下防刺服。厚厚的装备穿在身上,不一会就大汗淋漓,衣服从里到外全被汗水浸湿。一天之中,衣服往往是干了湿,湿了干。在这样的环境中,王永茂始终冲锋在前。

“不讲条件、不提要求。”这是王永茂提出的铁的纪律。做一名政治坚定,作风优良,工作勤奋,敢打硬仗的优秀援疆民警,这是全体队员的努力方向。据不完全同统计,在援疆的180多天时间,王永茂共参加各种会议100余次,最多一天开过5个会,有时深夜还要开会;每月值班16次,共90余次;上报简报60余期;在新疆局及和田监狱发表文章10余篇;和援疆队员谈心平均每天2到3人次;参与侦破狱内案件3起。而他每天平均只睡4小时,视力从1.5降到0.6,体重也降了10多斤,6个多月里无时无刻不忙碌着,奉献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全体队员向队长看齐,吃住在监管区,日夜坚守,每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都在120小时左右,相当于内地正常工作时间的三倍左右。

我们要做主人,不要当客人

在和田监狱,王永茂经常跟大家说:“我们来援疆就要融入新疆,和田监狱就是我们的家,要处处维护这个大家庭,和兄弟姐妹们搞好团结。我们要做主人,不要当客人。”在七个监区的罪犯收押现场、监管现场、生活现场、学习现场、劳动现场、帮教现场,“大走访”“蓝丝带”志愿者、心理辅导等都能看到他带领山西援疆民警积极工作,默默奉献、忠诚担当的身影。他常说:“我们多干点活没啥,和田监狱的民警长年累月这样工作,太辛苦。”

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本来按照规定,山西援疆队并未列入结亲计划。王永茂得知后,主动向监狱请示,自发组织、自筹慰问金,分三批加入和田监狱结亲队伍,进村入户,慰问贫困少数民族群众,送去山西援疆民警的一片关怀与真情,架起晋新人民感情桥梁。和他结亲的维吾尔族老大哥依米提·努尔买买提说:“永茂是我远方唯一的亲戚,给我买面、油,给我讲民族政策,热情、认真,像亲人一样,山西民警‘亚克西’!”

援疆,就要扑下身子好好干

半年援疆,王永茂和他的队员早已把和田当成第二故乡。

王永茂带领队员们抵达的第二天就和沙尘暴来了个“亲密接触”。漫天沙尘铺天盖地袭来,整个天空瞬间由晴空万里变得一片黑沉,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尘土味。当地民警笑着说:“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吧,我们这里,没有下雨天,只有下土天。以后你们就会慢慢适应的。”是啊,接下来的日子里,援疆队员们真正感受到和田监狱环境的艰苦。

与自然环境相比,这里的居住条件和饮食习惯对队员来说也是一种挑战。夏季白天有时气温飙升到40度,洗澡冲凉对队员来说就是一种奢求。饮食习惯完全是新疆风味,当地民警吃得津津有味的拉条子(拉面)、羊肉块、手抓饭,援疆民警吃不习惯。时间一长,大家分外想吃一顿汉餐。自治区司法厅书记王江了解情况后,及时作出部署,当援疆民警在“爱心餐厅”吃上第一顿汉餐,王永茂深情地写了一篇《书记:请放心,我们吃上汉餐了!》的文章,倾诉了晋疆两地民警亲人般的感情。

面对这样的环境,王永茂从来不说什么。进入新疆两个月后,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他上了火,最终病倒了。

那天快到上班时间,援疆队队员张晓明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王永茂在走廊里叫大家起床。他到宿舍一看,发现王永茂蜷缩在床上,满头大汗。

“茂哥,咋了?”

“我肚子疼得厉害!”

张晓明马上扶起王永茂,经请示监狱领导后,立即将王永茂送往和田地区医院。等待检查时,王永茂实在难以忍受剧痛,铮铮硬汉竟像个孩子哭出声来,医生只好建议他打止疼针。“如果不是疼到极限,茂哥不会去医院,更不会同意打止疼针。”张晓明哽咽地说。

经过一系列检查,暂时没查出具体病因,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治疗。可输完两瓶液,王永茂便连夜赶回监狱。这一天,成为援疆180天里,王永茂唯一的“休息”日。

他的妻子任菊红回忆说,当时王永茂在微信中说:“你来和田监狱看看我吧,我实在疼得难受,有点撑不住了!”结婚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听见一向坚强的爱人这样哀求自己。任菊红本想立即赶往和田看看永茂,可过了一阵,永茂发来微信说好多了,再加上当时自己的工作也很忙,她便没有在意,认为爱人挺一挺就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菊红后悔不已……

做不知疲倦的战士

阳泉一监的同事们一说起他,都会用“激情四射”“满满的正能量”来形容,他就像一个永不知疲倦的战士,像一辆永不停歇的战车。

刚参加工作时,王永茂在子弟学校担任教师。“1989年子弟学校参加郊区少年儿童大合唱比赛,永茂主动来帮我。比赛时,学校申请了两辆大卡车,他硬是一口气将100多个学生全部抱上卡车。那一次,我们获得了‘一等奖’。”王润花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旧心潮澎湃。

从1996年至2004年,王永茂的名字与监狱团青工作紧紧联系在一起。2000年初,电视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央视黄金时间播出后,他和教育科举办了“新世纪,我们应拥有怎样的精神”大讨论,引导青年团员与服刑人员共同探讨,这一形式在阳泉一监尚属首次。

接任他监狱团委书记的郭清眼含热泪说:“2007年,我上任后第一次举办了‘感动青春’颁奖典礼。第二天,他就给我打电话,说是连夜写了一篇《我为‘感动青春’喝彩》的文章,字里行间饱含着一名老团干对共青团工作深厚的情感,对年轻团干的鼓励和爱护。”

2004年,组织上调他到当时的服务公司任职,担任党支部书记、经理,这一干就是13年。“永茂刚到公司时,公司经营面临巨大困难,他迎难而上,挂着吊瓶干工作是家常便饭,如今,‘荫营煤矿生产的蜂窝煤质量可好了’成为了老百姓挂在嘴边的话,供不应求。”他的同事田洪波回忆到。

缝纫车间白玲一说起永茂,眼里充满感激:“王经理为了让残疾派遣工的社保能延续,他积极协调,最终让大家的工龄能延续计算。你说,我们能不感激他吗?”当大家打着哑语表示感谢时,霎时间,王永茂泪流满面,心中有党、心中有民,这就是他的目标,这就是他的动力。

阳泉一监党委书记、监狱长安年春介绍说:“永茂给我的印象是工作极其负责,特别有担当。”

在担任矿长助理期间,他负责监狱新区建设指挥部日常事务管理工作,白天跑工地,晚上下井带班,脸更黑了,人更瘦了,但从不叫苦,不说累,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不矜细行,终累大德。”王永茂工作岗位一直在变,但带头坚守正道、弘扬正气的人生信念一直未变。

仁义孝顺,从不嫌贫爱富

王永茂的家乡在阳泉市盂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掌村。巴掌大的村仅30户人家,80余人,一说起永茂,大家七嘴八舌,夸赞个不停:

“永茂人品好,为人好,和人相处好,不嫌贫爱富。见了谁都问好,有礼貌。”一位老大爷叼着烟袋滔滔不绝。

“他从小就爱学习,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当年,他以548分的高分,成为全盂县第二名,考入师范,当时全村都轰动了,这可是我们村的头一个。”永茂的小学同学这样描述他。

“听他家里人说,永茂妈去世前在阳泉住,每个星期,他都大包小包地把各种吃的、用的给置办齐全,有这么孝顺的儿子,真叫人羡慕。”一位老大娘感慨地说。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完的真情。

谁说男儿只有豪情没有柔情,一说到女儿,王永茂满脸的愧疚。他女儿远在澳大利亚求学,由于新疆特殊的原因,和国外通话、微信视频等都有纪律要求,需要审批。

援疆六个月,王永茂没给孩子打一个电话。躺在病床上,永茂谈及此事,泪流满面:“我现在最牵挂的就是她,特别想我的女儿,我就是在等她……叮嘱了妻子、女儿,我对这个病很坦然,不能给组织添麻烦,绝对不能!”一行清泪从王永茂浮肿的双眼流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衡量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领导干部是否具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有客观标准的,那就要看他能否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能否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能否勤奋工作、廉洁奉公,能否为理想而奋不顾身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乃至生命。”

王永茂在他的日记本上写道:“援疆是使命,体现着忠诚与担当;援疆是舞台,展现着魅力与精彩;援疆是‘战场’,比拼着实力与耐力;援疆是阅历,增添着厚度与殷实。”王永茂以自己的忠诚、担当、信仰,树立起新时代监狱警察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