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长安网 > 政法风采 > 人物风采

司法所所长魏官元22年的调解路

2018/10/19  来源:司法部官微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在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西村乡,人们常年都能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雁北汉子,奔波于街头巷尾,厂矿田间,化解着一起又一起矛盾纠纷。

这个人叫魏官元,是新荣区西村司法所所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从事调解工作二十二年来,他拖着因小儿麻痹后遗症导致的三级肢体残疾之躯累计调解纠纷1360余件(其中制止因民间纠纷引发的自杀、自残案件15件,制止民转刑案件38件),调解成功率达到99.8%。

党办秘书转行成了调解员

1996年,参加工作两年的魏官元第一次“转行”:从西村乡党办秘书成了乡里的司法助理员——乡镇“八大员”里最没权力没资源的一个岗位。

“当秘书两年,接待群众无数,处理纠纷众多,感觉很多事儿就是短个中间人说句话。”回忆起当时“转行”,魏官元笑着告诉记者,我就当这个中间人吧!

带着领导的不舍,同事的不解,群众的怀疑,魏官元开始了他的调解之路。

一天中午,镇河堡村村民小许火急火燎地冲进了西村司法所:“魏所长,要出大事了,西村席某找了好多人要来找我算账!”

原来,席某儿子小席开着拉水车碾了小许家的耕地。一气之下,小许父亲动手打了小席,放了车轮胎的气,还拿走了千斤顶。

这下捅了“马蜂窝”,看着儿子吃亏,席某叫了七八个“朋友”准备讨说法。得到消息的小许怕闹出大乱子,赶紧跑到司法所求助。

魏官元了解席某,早年间,席某经常打架斗殴,是当地有名的“厉害人”,虽然蛮横,但为人爱面子、讲义气。

说完,魏官元立即和小许直奔西村席家。一进门,满屋子酒气扑面而来。看见小许进来,正和朋友喝酒的席某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准备动手。

“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喝了这么多酒,叫了这么多人,把人打坏了,你住法院不说,还连累朋友。打赢了,传出去说你打了一老汉,你不嫌丢人?”看着情绪激动的席某,魏官元提高了声调。

“那你说怎么办?”几句话之后,席某态度软了下来。

一看有门儿,魏官元将两人拉到一起,左劝导右开解,最终商定小许负责把席某车子轮胎气补上,千斤顶归还,席某以后拉水多绕路,被碾的地按造成的损失赔偿。

20多分钟后,两人握手言和。

调解工作必须依法进行

西村司法所大厅门口停着一辆摩托车,车头贴的几个红字格外显眼——老魏党员调解车。

这是老魏下乡的“坐骑”,也是他的第二辆“调解车”——第一辆同款车和他战斗了十多年后于2010年“光荣退役”。

在这辆车上放着几样必备的东西,一边的箱子里放着普法宣传资料、调解常用法律知识材料。另一边放着调解文书、公章和执法记录仪。

“调解工作必须依法进行,无论哪方要求都不能超越法律政策之上。”清点着车里的资料,魏官元又补充了一些,我常和当事人说,事儿调成了别感激我,调不成,纠纷还在,没丢!

今年6月,山西省地质勘查局217地质队到鸡窝涧村勘探。动工之前,与村委会达成口头协议,打一个孔补偿3500元。

可是打了3个孔之后,村民坐不住了:地毁了一大片,补偿却一分钱没见。村民围了施工现场,且放话不拿十万块钱休想下山。

这下让村支书贾财着了急,立即打电话向魏官元“求救”。

可魏官元偏偏在去的路上遇到了“拦路虎”——通往事发地山陡,路险,崎岖不平,摩托车根本上不去。

情急之下,魏官元心一横,将车扔在一旁,一颠一跛步行上山。半个小时的山路,汗水浸透了魏官元的衣服。

到达之后,用手抹了一把汗,魏官元立即开始调解。听说村民要十万赔偿,魏官元严肃地说:“你们的要求过分了!补偿都有标准,不是你想要多少就能给多少!要求必须合法!”

看着平时和蔼的“魏司法”这么坚持,村民顿时软了下来:“我们听你的,我们相信你!”

安抚好村民这边,魏官元立即让贾财叫上地质队负责人和村民代表,勘察占地,评估损失。占了多少地,毁到什么程度,都一一详细记录下来。

第二天,魏官元又召集三方整整调解了三个小时,最终地质队兑现了村民应得的补偿款。

取得群众信赖得靠服务

碓臼沟村口三间新盖的砖瓦房格外显眼。紧锁的门窗,房前茂盛的杂草显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

见到记者,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刘革迫不及待地讲起了他和魏官元因为这间房子起的“冲突”。

房子的主人姓赵,是对父子,都是刑满释放人员。

2016年,村里开始危房改造。可是村里人认为赵氏父子犯了罪,不愿让他们享受政策。

魏官元听说后,主动找刘革协调。

“他们达到条件,为啥不能享受政策?”

“是大伙儿不让,再说他们祸害大家那么久,大家心里都有气儿,怎么能同意?”

“有怨气理解,但关心帮助刑释人员是国家政策,不是他们对社会作出了什么贡献,而是帮助教育他们改过自新,尽快融入社会,促进社会和谐。”

“你和我说没用,得去和大家说,大伙儿同意了,我没意见。”

看着刘革的态度,魏官元找到了突破口:多次到村讲解党的安置帮教政策,最终村民同意将他们列入危房改造计划。

事情并未结束,因为申请时间已过,赵家的危房改造计划被列入第二年度。

赵某再次求助,魏官元又与乡村干部协调,最终赵某父子危房改造如期进行。

看着房子问题解决了,多次登门向魏官元表示感谢后,赵某打起行囊奔赴外地开始打工,决定靠自己双手开始新生活。

“司法行政工作大部分都是服务。纠纷调解成功、帮忙解决法律问题、确保刑满释放人员不出事儿、最终取得群众的信赖,靠的都是服务!”魏官元感慨道。

我在辖区履行职责没错

从事司法行政工作多年,魏官元也曾面临过诱惑甚至恐吓,但他却秉持本色,时刻不忘自己参加司法行政工作的初心。

2000年左右,甘庄周围煤矿居多,外来务工人员蜂拥而至,安全措施不到位导致的工伤事故猛增。

由于法律素养不高,很多人不懂得工伤赔偿,拿到的赔偿金远远低于当地赔偿标准,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

一次,在帮一名甘肃籍务工人员拿到三万多元工伤赔偿后,魏官元受邀到医院为工人们普法,让工人们懂得依法维权。

这一举动让煤矿老板不高兴了,他们找到医院,向医院施压。

院方无奈,向魏官元下了“逐客令”:不允许他到医院附近活动,不能给住院工人讲工伤赔偿。

话一出口,魏官元直接怼了回去:“甘庄是我司法所辖区,普法是我职责,我在辖区履行职责,我认为自己没错!你如果认为我错了,可以到司法局或乡里举报我!”

看硬的不行,院方又开出了条件诱惑:当医院的顾问,赚点儿顾问费,帮医院做工作,让工人少要点儿。且来人专门强调,自己和乡领导关系不错,最好慎重考虑一下。

“你和谁关系好是你的事儿。我不是鼓动工人闹事,如果我提出的要求过分,是我不对,但我们诉求都在合理范围之内,所以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魏官元态度强硬。

对方见此情形,只得作罢。

金牌调解离不开钻字

从1996年投身人民调解工作至今,魏官元取得如此成绩,一边靠着经验的积累,一边则靠着不断地学习。

“经济社会不断发展,调解范围从传统的婚姻家庭、邻里关系、小额债务、轻微侵权等常见矛盾纠纷,向土地承包、拆迁安置、环境保护、医患纠纷等社会热点、难点纠纷扩展,这对调解员的素质有了更高的要求。”为此,魏官元自费参加了山西大学法学本科的系统学习,提高自己的法律素质。

二十二年的调解生涯还让他总结出了一套“三?三”调解法(即“三看”、“三法”调解法)。“三看”即看人、看事、看原因,“三法”,即“释法析理法”“以情动人法”“技巧运用法”。

通过“三?三”调解法,魏官元将一件件错综复杂的纠纷化干戈为玉帛,积怨多年的老邻居握手言和,孤寂的老人重享天伦之乐,反目成仇的夫妻破镜重圆,濒临绝境的农民工燃起新的希望。

采访结束,天空飘起了小雨。坐在车中的记者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位雁北大汉,拖着颠跛之躯,骑着一辆摩托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风雨中,车上的“调解”二字格外耀眼,他脸上坚毅的神情令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