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胎"背后的千万骗局 因谎言付出应有代价

2018/11/06  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一面是辛劳操持、温柔有加的婚外情人,一面是嗜赌成性、谎话连篇的诈骗犯,到底哪一面才是她的真实面目?

拖欠治疗费、怀孕、生下龙凤胎、联系到肝源交纳定金……为还赌债,五年时间里,匡小英编织各种理由从老情人身上骗走1200多万元。直到身患肝病急需手术的那一刻,被害人才发现自己已身无分文。

近日,广东省恩平市人民法院审结此案,判决被告人匡小英犯诈骗罪,处以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责令退赔被害人100万元。

1 长达16年的婚外情

第一次庭审,昔日的婚外情人未见出庭,匡小英一度情绪失控。“老游为什么不来?我要他当面对账,凭什么告我骗了他1200多万?”

案情回溯到16年前,也就是2002年左右。20岁出头、未婚已育有一女的匡小英,只身来到恩平市沙湖镇打工。因只有小学文化、无一技之长,匡小英一开始找工作并不顺利,还是经老乡介绍,才在一家酒店谋了一份足浴按摩工作。

沙湖镇地处沈海高速路口,往来酒店足浴按摩的南北客商不在少数,时年54岁的游新初便是其中一个。游新初经营废旧五金生意,业务扩展到了南北美洲,在恩平、台山两地小有名气。

每次游新初到酒店足浴按摩,都颇受酒店员工的欢喜,因他出手十分大方。匡小英听到这些传闻,认为游新初定是位身价不菲的大老板。

一次出工,她终于见到了同事口中的游老板,身材高大的他看上去还比较可亲。第一次接触,匡小英就对这位老板印象深刻,游老板小费给的真是不少。

第二次见面,匡小英有些惊喜,因为游老板特意点了她的工号。

一回生,二回熟,两人见面几次后无话不聊,双方越发互有好感。即便知道对方均有家室,年龄相差较大,也没阻碍两人迅速发展为婚外情人关系。

“他老婆和儿女那时在美国,在国内的一半时间,他基本都是来找我,有时候出去玩也带上我。”匡小英也直言,那时自己的工资根本不够开支。“两人在一起,生活来源基本上是老游给的,差不多都花在吃穿和游玩上。”

2006年左右酒店倒闭,没了工作的匡小英跟老游走得更近了,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那几年我找到了家的温暖,苦日子我是过够了。”

匡小英自小在广西长大。父亲脾气暴躁,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动辄对她和母亲拳脚相加。小学未毕业,她就因受不了家暴的恐惧而早早逃离家门,在社会上尝尽苦冷。

还未来恩平前,匡小英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但是两人感情并不好。“我老公自己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玩,也不管我的死活,一说他还反而打我。”

匡小英与丈夫长年两地分居,联系甚少。女儿出生后,直到因为上学缺少户籍材料,匡小英才和丈夫补办结婚登记并办理了女儿户口。

原生家庭不和睦,新组家庭不幸福,讲述起来,匡小英也是心酸。

对经历了“命运之苦”的匡小英来说,老游就好比一棵大树,能帮她抵挡住路上的风吹雨打,是一个坚强的依靠。

“我那时候没了工作,反正也不挣什么钱,就在恩平周边混日子,也不想回家。”相比丈夫的疏远,匡小英倒觉得老游更像是自己的“枕边人”。

“有一次老游告诉我,有个女人骗了他钱,我才知道除了他老婆和我之外,他还跟别的女人有来往。”老游的“坦诚”,让匡小英觉得,这是老游信任她才讲给她听。

一番安慰有加、互诉衷情,老游心里得到慰藉,觉得匡小英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两人也变得更为亲密。

根据公诉机关出具的视频调查证实,游新初承认与匡小英两人存在婚外情关系,且长久保持。“差不多16年时间,我对她付出这么多,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编那么多的谎话来诈骗我,几乎骗光了我的全部身家。”

2 为赌而设“龙凤胎”骗局

游新初因为生意往来需要,每年都要出国。出国的那些日子,匡小英既不工作,也不回丈夫和女儿身边,而是沉迷于赌钱。

据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匡小英因参与赌博,“在2012年8月29日和2014年1月3日,有两次被恩平市公安局抓获被行政处罚的记录。”

深陷赌博不能自拔,还欠了一屁股债。赌债怎么还?匡小英把希望还是寄托在了老游这位“金主”身上。

“我哥在云南贩毒被抓了,需要钱来疏通关系,我爸妈铁定靠不上,只能找我,但我最后还是得靠你。”2012年11月,匡小英虚构事实,从游新初身上骗到了33万元,这也是两人相识以来,她得手的第一笔“大单”。

“钱到手后,还掉了一部分赌债,剩下的钱又拿去赌。”匡小英称,对自己之前输掉的钱有些不甘,想再赌一次赢回来。

十赌九输,这个道理或许匡小英懂,只是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是那一个幸运的“例外”。

“2013年底我宫外孕,老游给了我五六万治疗,但那时又欠了10多万赌债。”

赌债催得紧,匡小英辗转300多公里,躲到了湛江的同学家暂住,一边住院进行宫外孕手术,一边计划准备怎么还赌债。

有了第一次经验的启发,匡小英决定好好利用一下这次怀孕机会。“我就骗老游,医生说宫外孕可以治好,宝宝能保下来。他那时在美国,听说后托人就给我又打了5万块钱过来。”

匡小英还了部分赌债,架不住麻友们的“盛情”邀约,又扑在了麻将桌上。

剧情如出一辙,她又欠下了一笔不小的赌债。这次,匡小英编出一个更大胆的理由要钱。“我堕胎后没有告诉他实情,只说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

“听到消息,我当时想的是要尽一个父亲的责任,为两个宝宝多打点钱过去。”在游新初看来,身在异乡带着两个小孩生活的情人很不易,自己无法时刻给予亲力亲为的关怀,也只能从物质上多些照顾。

实际上正如匡小英的预期,以“龙凤胎”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小孩早产要进保温箱、患白血病、生病,自己身体调养等,只要涉及小孩的,游新初二话没说,连续三次打了31万元进了她的银行卡。

一次次“恶性循环”,匡小英在赌博这个无底洞里越陷越深,赌博的地方从恩平到江门、阳江、湛江,再到澳门等地,不仅输掉了所骗的钱,还向身边的朋友、牌友借了一大笔钱。

据公安部门提供的出入境记录证据显示,匡小英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多次往返澳门。

令人意外的是,从匡小英开始赌博到最后因案发被逮捕,这中间发生的一切,老情人游新初却蒙在鼓里,更不知道所谓的“老来得子”,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据统计,2012年至2016年这五年间,仅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匡小英的7张银行卡收到游新初转来金钱数额,合计1200多万元。

3 患病发现已身无分文

五年时间,转账300多笔,账面涉案金额又如此巨大,难道游新初就没有过疑惑,或者察觉出匡小英原本不太高明的诈骗手段吗?

根据庭外调查,游新初获知匡小英孕育后,自己在2014年年初曾亲眼“见过”这对龙凤胎。

“我去她租的房,看见她肚子大了。”正是因为这次见面,游新初对匡小英生下龙凤胎一事,一直深信不疑。

当匡小英告诉他生下龙凤胎后,游新初既欣喜又担忧。喜的是老来得子,让他从内心感觉到了异于常人的天伦之乐;忧的是这段婚外情,双方家人都不知道,自己年老身患重病怕没有心力抚养。

因此,游新初从一开始对匡小英抚养两个小孩寄予厚望,对她声称的小孩患白血病、受伤住院以及后来的生活花费等一概允诺。

“我多次提出想见见孩子,她一时说在湛江、一时说在广西,还有说去了温州。”有时候游新初逼急了,匡小英才通过微信发两张小孩的照片。

在案发后,据匡小英供述及相关证人指认,两个小孩的照片实为匡小英侄子的一对儿女。

“到了2015年,我因肝硬化住院,更是没有精力去理这对孩子了。”让游新初想不到的是,即便他住院后,因寻找肝源困难,匡小英还抓住这个机会,骗走了10万元。

“你说认识北京军区医院的教授,可以帮助找到合适的移植肝源,转账的理由也是你编造的,你是否承认?”审判长问。

“嗯,是我编造的理由,那也是他最后一次给我钱。”在法庭上,匡小英如实承认。

游新初住院后,身上已所剩无几,这笔钱还是他嘱托儿媳分两次转账给匡小英的。正是这两次转账,游新初的家人发现了端倪。在其儿子和儿媳追问下,游新初才说出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以及匡小英为他生了一对龙凤胎。

儿子的第一反应是父亲被骗了。到了这时候,游新初内心还有过挣扎,“如果手术不成功,匡小英及一对儿女怎么安顿?”原本他还准备凑钱给两个小孩交学费。

为了不影响肝脏移植手术的顺利进行,家人并未过多指责游新初,手术及住院的费用都由儿子和女儿共同承担。

游新初做完换肝手术恢复后,既没有等到来自北京的肝源,也没有亲眼见到龙凤胎。2016年8月26日,如梦初醒的他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7年2月,匡小英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

“自己都没想到龙凤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更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欺骗我。”作笔录调查时游新初说,希望能追回部分资金。

根据匡小英银行流水明细显示,她所骗的款项已尽数用于赌博、还赌债及日常花销。

4 因谎言付出应有代价

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机关认为匡小英诈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案金额高达1200多万元,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处罚金。

匡小英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对指控提到的涉案数额提出异议,称大部分钱款多为老游自愿给的。

“我和老游认识十几年,平常转账多是生活费,他一个人在国内,我也有照顾他。只有少部分是因为赌博输钱索要的。”匡小英如此陈述。

合议庭最后归纳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诈骗金额具体数量的认定上。休庭后,鉴于双方分歧巨大,且现有的银行转账明细没有全面呈现每一笔汇款的具体用途,合议庭需要对证据和事实开展进一步的核实调查,决定择期再次开庭。

4月25日,第二次庭审。

控辩双方围绕诈骗金额的具体数量和虚构的事实部分进行举证质证。法庭上,公诉机关还增加了补充侦查,提供了被害人游新初的视频笔录。

根据调查,2012年到案发期间,在游新初的扶持下,匡小英也经营过二手出租车和红酒生意,但因为不懂行,也没有经营经验,均以失败告终。游新初没有责怪也没有过问损失,而是继续给两人的情感“投资”。

“2014年5月,我买了一套商品房,价值40.7万元;同年7月,入手一辆雷克萨斯汽车。”匡小英证实,买房买车的资金均为游新初自愿提供,并有购房合同和机动车查询报告为证。“为了还债,房子早已卖掉,车子也抵押了。”

据核实,匡小英在虚构生育龙凤胎前,游新初已每月多次、大额向她转账,游新初也承认了这一事实。

合议庭在讨论后认为,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确存在特殊的感情关系,且双方均无法完全指明每一笔转账资金的用途。

最终,恩平法院采信了游新初能指认的金额,并综合匡小英在庭审中供认虚构的事实,主要是以帮助贩毒被捕的哥哥搞关系、生育龙凤胎及治疗白血病、帮助联系换肝所需的定金以及拖欠医疗费被起诉等借口骗取的金额作为本案的事实认定,诈骗犯罪数额共计100万元。

恩平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后,匡小英当庭认罪悔罪,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普法讲堂

本案中,被告人已经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是对于该案的思考还需深入一层。

当我们了解本案案情后的第一反应,会觉得匡小英编造的理由不难被识破,哪怕被害人有过一次求证,也不至于有300多笔的转账,以至全部身家被骗。

还有就是,鉴于被告人和被害人两人的“特殊关系”,有没有一种可能,被害人有过疑虑但又不愿意承认自己被骗,活在这样一种矛盾心态中不能自拔,从而自愿不断地给她钱?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本案中,被告人匡小英与被害人老游系情人关系,可以归为“熟人诈骗”的范畴。熟人诈骗能够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相互熟悉并充分信任,以致第一反应的行为质疑可能来不及实现,也表现在对方得手后在“求证”“求真”意识上的松懈。

为防范熟人诈骗,不管是对方如何编造理由,凡是涉及大额、多次转账的,都要多求证一次、多过问一声。况且,大部分熟人诈骗案例并非手段有多高明,逻辑有多缜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洁身自好,不要去维系什么不明不白的“特殊关系”。殊不知,诈骗犯罪分子往往就是抓住了被骗者的软肋才频频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