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聚焦>执法现场
长治警方智擒“调包贼”
发表时间:2020/09/21来源:长治长安网 责任编辑: 高鹤

老人刚从银行取款2万元,就被几双贼眼盯上,歹徒们相互配合设套,用一包冥币骗走了老人的“真金白银”。接到报警后,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立即展开侦破,3名嫌疑人悉数落网。

贪婪之手与人设崩坍、缺乏警惕等等因素构成的变量相互纠缠,人性之恶演绎的逆流,从来没有像“调包”如此让人切齿。然而,以害人始,以害己终,这是所有作奸犯科者不二的结局。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我要抓的人”

“看,这不是那个董某吗?这下总算是找到他了!”

8月6日上午10时许,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的两名刑警正在东大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寻找着“目标”,这时,一名骑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悠闲地从城隍庙出来汇入了人群中。双方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刑警确定眼前的“陌生人”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嫌疑人,但是大街上人流密集,一时无法动手,刑警只能紧紧跟在“目标”后面,一边联系战友赶来增援,一边寻找着合适的动手时机。

董某显然对即将来临的抓捕毫无察觉,他若无其事地骑着电动车来到英雄南路和平西街附近停下,掏出香烟点燃。电光火石间,尾随多时的刑警立即扑了过去,董某似乎早已预见,他乖乖地伸出双手,任由对方给自己戴上手铐。

“我们是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的!”“我知道,我不跑。”董某神情呆滞,机械地回答。“你这车篓子里的冥币是怎么回事儿?”另一名刑警喝问,董某明显顿了一下:“回家烧纸用的。”

此时,刑警又从车篓里发现了一把活口扳手和一把十字头改锥,面对讯问,董某无言以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董某又是谁?事情还得从今年3月3日的一起调包案件说起。

“口罩男”和无助的老人

3月3日上午,一名年逾古稀的老人骑着三轮车来到位于市区保宁门西大街的某银行取款,他没有想到,身后的一双眼睛正紧盯着自己,露出不怀好意的邪光。

老人取出2万元现金离开后,一名戴口罩的中年男子骑着自行车紧随其后。快要超过老人时,男子身上突然掉下一个黑色小包,见此情景,善良的老人大喊:“你的东西掉了……你的东西掉了……”但男子骑得飞快,很快不见了踪影。

正在这时,另一名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登场了,只见他走上前神秘地对老人说:“别喊,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话音未落,中年男子迅速打开包,里面露出一沓沓百元大钞。“这里没有其他人,咱们分了吧!”男子建议。“这样不好,我不要!”说完,老人继续骑着三轮车向前走。

当老人走到捉马村北面的街心花园时,先前调包的男子骑车追到老人面前,他摘下口罩凶狠地说:“有人看到你捡了我掉的包了,那里面有两万多块钱。”老人理直气壮地说:“我看见了,可是我没捡!我连动都没有动。”就在这时,捡包的中年男子也过来责问老人:“你身上有没有钱?”老人争辩说:“钱我有,可那是我刚从银行取出来的,我还有单据。”纠缠间,捡包的男子趁老人不注意,把包悄悄塞进他的后腰部,而老人只顾着拿出自己从银行取的钱和银行票据让“掉钱”的中年男子看,以示清白。“掉钱”的中年男子接过钱,装模作样地数了数就往老人腰里塞了一下。

就在老人不知所措时,“捡钱”男子向“掉钱”男子使了个眼色:“谁看见老人捡钱来?走,咱找他去问个清楚。”说着,两人骑上自行车转眼就消失在街角。

等老人回过神来,从身上拿出包一看,里面的百元大钞已变成了一沓沓冥币。突遭不测,老人蹲在地上痛哭不止,在路人提醒下,他拨打了110报警。

嫌疑人露真容

高新开发区警方接报后,立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全力展开侦破工作。经过缜密勘查、排查和走访,并对监控视频进行了细致细微的研判后,专案刑警感觉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由于疫情防控,所有的视频里,无论男女老少,都是一个模样:人人都戴着口罩,根本看不清脸,要找出嫌疑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专案组一边扩大视频采集范围,加快视频审读工作,一边调派警力在案发现场及其周边区域进行秘密调查,寻觅可疑的作案者,尽可能抓到现行。同时,专案民警深入到部分银行营业网点,暗中保护可能被骗的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并寻找一网打尽的最佳破案时机。

在接下来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专案组外围刑警辗转于多个银行营业网点,内部监控审读刑警则不分昼夜地调阅视频,犯罪嫌疑人的身高、体态、发型、穿着、动作以及作案交通工具等等,都已深深地印刻在每位刑警的脑海里。

视频追踪在继续,外围走访在扩大。经过异常艰苦的工作,刑警终于在海量的戴口罩人群中,通过神态、举止、行动轨迹和异于常人的特征,找出3名可疑人员,并根据他们的行动轨迹进行了视频追踪。

然而出现在影像资料里的3名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很强,口罩从没摘下过。专案民警没有放弃,紧追不舍,终于,其中一名男子在某日难忍烟瘾,在路边摘下口罩猛吸香烟。嫌疑人露出了真容!警方随即进行了大数据碰撞。

一梦黄粱

利用先进的侦查手段,专案民警获悉那名“烟鬼”叫原某,上党区人。迈入知天命之年的他,曾因诈骗多次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此后,原某的体貌以及关于他的其他特征,被专案组牢牢掌握,刑警开始有目标地在主城区范围进行大规模的摸排和追踪。6月23日深夜,原某被寻踪而至的刑警捕获。

随即,另一路刑警根据线索,在桃园村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归案。李某供述,他原本家境优渥,因陷入网络赌博的泥沼无法自拔,输掉了几十万元的家产后,孤注一掷铤而走险。

此后,专案组民警持续追击,经过综合研判,最终掌握了最后一名涉案嫌疑人董某的行踪。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当董某等人踏入人性的暗河时,亦是他们与善的决断,泛滥的只有欲望。瑟瑟然走过,董某等人于机谋巧诈中迷失,于疯狂中沉溺,然而有些该来的终究会来。转瞬间,那些喧嚣过往都如零乱的黄粱,沾满一身,明明拂去,却又落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