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聚焦>执法现场
大同市公安局云冈分局抓获十五年前命案积案逃犯
发表时间:2020/11/19来源:山西长安网 责任编辑: 高鹤

子夜,张家口市中都草原上的农家小院里,一个半开门的榨油房还亮着灯,暗黄色的白炽灯光只能照亮一米见方的地方。灯下站着一个年逾五旬的男人,熟练地操作着榨油机,食用油一滴一滴地落到桶里,发出微弱的滴答声。男人抬起手擦擦额头上流下来的汗水,打了个哈欠。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院子里的狗听到声响汪汪地叫个不停,一时间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在寂静的村庄里连成了一片,男人一阵心烦,骂骂咧咧地向门口走去,“这么晚谁在折腾。”

打开大门,门外几个陌生人的问话让男人不由得心里一紧,本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时溜走,却被这几个上门盘查的民警识破,当即将他死死摁住。就一刹那,这个脸上写满沧桑的男人知道,这次他是真的逃不掉了……

仗义“出头” 小伙不慎杀人

开门的男人名叫徐某兵,张家口市张北县人。常年逃亡在外的他,近些年才回到原籍张北。本以为自己销声匿迹了多年,终于可以回到家乡过几天舒坦日子,谁知还是没有逃过民警的追捕。

这一切还要从15年前说起。

2005年,正值煤炭行业高速发展的时期。大同市南郊五九煤矿是当地有名的区营地方矿,矿上待遇不错,慕名来打工的年轻人很多,徐某兵和郭某就是其中的成员。二人同在矿上打工,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渐渐地,相互之间变得无话不谈。

2005年10月7日,家住附近的张某找到郭某,向其索要500元钱。原来几日以前,张某与郭某一起打麻将,那天郭某的“手气”很差,几轮下来,不仅手里的钱输了个精光,还欠了张某500元。郭某眼看“翻身”无望,便要起身离开,并且许诺改日一定将输掉的500元还给“赢家”张某。

多日后,张某见郭某没有还钱的迹象,便上门去找他“追债”。这天正好徐某兵和郭某在宿舍休息,张某冲进宿舍冲着郭某就喊:“你欠的500块钱还不还了?”郭某也不甘示弱嚷到:“谁说不还你了,你吼啥?”你一言我一语,眼看着就吵了起来。徐某兵见好友被“欺负”,自然要帮衬几句,都是30多岁的年轻人,谁也不让谁。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随着桌上的东西纷纷落地,三个人扭打在了一起,气头上的徐某兵随手抄起桌上的刀顺势向张某捅去,张某被拳脚相加又挨了一刀,很快就倒在地上。徐某兵和郭某见此情景,拔腿就跑,从此十余年,两人再无音讯。

风餐露宿 民警草原追凶

10月10日,已经是案发后的第三天,张某家属见张某许久未归,到当时的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分局报了警。南郊分局接到警情后立即进行寻找,很快,民警在五九煤矿的员工宿舍找到已经身亡的张某。失踪变成了死亡,大同警方当即展开了侦查工作,徐某兵和郭某成为案件最大嫌疑人,被警方通缉。由于警方接到报案时已经是案发的第三天,在这个过程中,嫌疑人早已不知去向,加上当时办案条件有限,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民警展开不间断的搜捕工作,始终都没有找到徐某兵和郭某的踪迹。

今年以来,大同市公安局开展命案积案攻坚工作,将责任落实到各刑侦中队。大同市公安局云冈分局刑侦二中队承担了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并成立了专案组。

专案组民警通过梳理线索和大数据抄底研判,寥寥几通打给徐某兵家人的电话进入警方视线。民警分析这几通电话很有可能是徐某兵打来的,而且经过进一步研判获悉,近日他已潜回原籍,随即,民警一路赶往张北县进行核查。

民警到达张北县后,难题来了。经过连续几日的调查,民警发现,嫌疑人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平时几乎不用手机,每次使用手机后都会关机并处理掉手机卡,至此,追逃工作又陷入了僵局。

深秋的张北县已经过了旅游的旺季,茫茫中都草原上的旅馆很多已经停止营业,临时搭建供游客居住的帐篷大多数也都撤掉。办案民警从早到晚在草原上地毯式地排查,有时工作了一天都找不到歇脚的旅馆,在车上和衣而睡成了常态。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张家口警方的协助下,传来好消息,嫌疑人的位置被锁定在张北县中都草原一处“农家乐”餐厅较为集中的区域。既然有了方向,民警便马不停蹄地前往该区域展开走访。这一区域有几十家“农家乐”餐厅,由于没有更准确的线索,民警只能逐一排查。

10月14日这天,民警排查了20多家“农家乐”餐厅后已是深夜11点多。这个时间已经“人困马乏”,多数农户已经熄灯休息,只有不远处一家“农家乐”还亮着微弱的灯光,抱着一丝希望,民警上前敲响了门。当来人开门时,精疲力尽的民警瞬间来了精神,互相之间迅速进行了眼神交流。“你叫什么名字?”民警询问道。见此情景,来人目光开始闪烁,这个人正是犯罪嫌疑人徐某兵,说时迟那时快,徐某兵转身刚想要跑,便被民警按在地上,就这样,逃亡了15年的犯罪嫌疑人徐某兵终于落网。

经过审讯,徐某兵对伙同郭某伤害张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如何隐藏身份躲避民警追踪逃亡15年的谜团也被一层层揭开。

真相大白 逃亡路画上句号

2005年10月7日晚,徐某兵与郭某将张某殴打昏迷后,慌乱中逃离了现场,他们利用夜色做掩护,在大同周边隐藏了下来。过了几日,打听之下得知张某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内心的恐惧和逃亡的念头与日俱增,二人商量之后,认为大同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向东逃往徐某兵的老家张家口市张北县。虽说是老家,但到了张北后,徐某兵与郭某还是不敢回家,只能东躲西藏,日子久了,郭某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二人开始分头逃亡。

徐某兵出了张家口向南,到过保定,去过石家庄,甚至辗转至北京……他一路走一路打些零工维持生计,他不敢进城,只能在城郊城乡结合部附近打工,遇到有人盘问他的姓名,他就得赶紧离开继续“上路”,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十几年。在通讯高度发达的今天,徐某兵几乎不用手机,他不需要联系什么人,也不敢联系任何人,生活中他没有朋友,工作中也没有要好的同事。

逃亡十几年,风餐露宿的生活让他越来越思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本以为“风声”已经过去的徐某兵,去年悄悄潜回了老家张家口,想着能在远处偷偷看看家里人也好。于是,他“安身”在一个“农家乐”里,这里管吃管住,他一般不出门,寂寞的时候只有榨油机和院子里的看门狗与他相伴。让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只因自己实在没忍住给家里打的那通电话,让他彻底暴露了行踪。

在充分的证据面前,他忏悔地低下头:“我也不想再瞒了,是我的事也瞒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