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视频
“三零”单位创建:社会治理创新的“山西实践”(上)
发表时间:2021/01/21来源:山西日报责任编辑: 牛丰田

基层强,则社会稳、福祉增。社会治理的重心在基层、难点在基层,而活力也在基层。省委决定开展“三零”单位创建,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的重大部署,是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创新举措。创建“三零”单位,最关键的是要做到防范在先、发现在早、处置在小,工作的着力点是要前置防线、前端治理,“三治”融合,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把各类风险防范在源头、化解在基层、消灭在萌芽状态。

省委部署这项工作以来,全省上下迅速行动、扎实推进,截至2020年12月底,我省实现“三零”标准的村庄已经占到了63.08%的比例,“三零”社区占到25.26%,“三零”企事业单位则高达99.01%。

发现在早 处置在小

红、橙、黄、蓝、绿,对于太原市迎泽区老军营街道新建南路第二社区的网格长们来说,这五种颜色的变化就是他们工作的“风向标”。同在太原市的小店区亲贤社区专门设立了微型消防站,38名消防队员,为亲贤社区附近6条主要街道、400多家商铺、4263户居民提供消防安全保障。

“开展‘三零’单位创建工作,探索基层治理模式,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提升居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老百姓生活好了,‘三零’单位创建就成功了。”亲贤社区党委书记侯丽琳说,“在亲贤社区的党群服务中心,有为老年人提供休闲娱乐的‘博弈空间’,有开展公益电影、讲座培训的红色影厅,还有居民进行文体活动的律动空间、书法爱好者的书香之家、‘创业孵化’的创客空间。”

农村、社区、企事业单位,是社会综合治理的末端,也往往是社会矛盾产生的源头。我省开展“三零”单位创建,把创建主体明确为村、社区、企事业单位,就是为了划小单元、落小缺口、关口前移、重心下移,就是要从最基层的单位做起,从最微小的细胞做起,把群众及身边的力量整合起来、统筹起来,打通基层社会治理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三零”单位创建开始后,全省印发了《开展“三零”单位创建的实施方案》,明确提出了7条标准,包括组织保障、治安防范、矛盾化解、社会人群的重点服务管理、法治建设、公共服务等内容。另外,还明确了社会治安风险隐患的排查整治、矛盾纠纷的化解。

“三零”单位创建就是要加强源头治理,防范在先、发现在早、处置在小,推进由保平安向创平安,实现由被动维稳向主动维稳、由静态平安向动态平安、由一时平安向长治久安转变。省社科院(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崔云朋说:“我省各创建单位要守好点,各级各部门要稳好线,各级党委政府要守住、控制住面,这就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共建、共治、共享大格局。”

打出基层社会治理组合拳

在上世纪60年代,浙江诸暨的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时至今日,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枫桥经验”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

我省提出,要把“三零”单位创建作为创造性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的重要举措,推进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从去年4月提出“三零”单位创建目标后,全省各地在基层社会治理创新上进行了许多积极探索。

太原市构建全科网格体系,不断完善自治、法治、德治相融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大同市建立完善蓝、黄、橙、红四级预警机制,把责任和压力直接传导到了乡街一级。朔州市完善十项机制,从制度层面规范工作流程。忻州市推行完善“五项制度”“五张表格”“五个清单”“五类公函”“五个台账”。吕梁市对创建示范单位进行奖励,带动和引领基层各创建主体争创示范单位。晋中市全面开展创建主体底数和风险隐患“双排查”行动,确立整治清单,持续跟进,常态化预警管控。阳泉市实行“四级五类责任制”,层层压实责任。长治市持续深化专项治理,对县乡解决问题进度逐级实行定期排名通报制度。晋城市建立“一周一协调、一周一简报、一月一汇报、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报”的“五个一”工作机制。临汾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每季度至少接访一次,其他班子成员每月至少ー次,推动信访问题有效化解。运城市由市级领导包点指导风险隐患排查,帮助化解重大疑难问题。

平安不出事,就是追求“大平安”价值目标,使平安建设延伸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各个方面。另外,新时代的“枫桥经验”把法治思维、法治方式与其他多种治理方法和手段有机结合起来,统筹应用于基层社会治理,推动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

“三零”单位创建是山西版的“枫桥经验”,是省委书记楼阳生亲自提议、亲自谋划、亲自推动的一项工作,是省委的一项重大战略。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刘永生说:“这就需要我们自上而下来广泛地动员安排部署,需要我们各级党委政府、各级各部门以及社会各个方面共同参与、共同发力,其创新发展的重要成果是‘三治’融合,要发挥自治的基础作用、法治的保障作用、德治的教化作用。只有‘三治’融合在一起,才能更好地推进我们的‘三零’建设。”

创新基层群众自治的实践途径

蒲县山中村的王四保是村里出了名的热心人,谁家有困难,他都愿意去搭把手,谁家里要是闹了矛盾,他第一时间去给人家调解,今年“道德银行”评选“三零之星”,他就成了当仁不让的人选。

村民口中的“道德银行”,只存道德不存钱,存折上存着的是每家每户的孝老爱亲、邻里互助、卫生整洁等各种美德善举。“孝善信勤简美”6个字就是家家户户都要对标的标准,评分员要每月不定期入户评分,对各种道德善举给予积分奖励,乡亲们可以用获得的积分,在“道德银行”特设的超市兑换任意物品。

在山中村的道德银行光荣榜上,不仅有“三零创建之星”,还有“庭院经济之星”“护林防护之星”等。通过开展“道德银行”建设,蒲县基层涌现出矛盾调解员143名、交通劝导员47名、文艺标兵95名,解决各类矛盾纠纷1670余件,开展集体文体活动430余次;目前“道德银行”已经在蒲县的9个乡镇、67个行政村推广。蒲县以“道德银行”为载体,蹚出了一条自治、德治、法治“三治”融合的乡风文明新路子。

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在“三零”单位创建中,人民群众作为主体力量,贡献了无穷智慧、凝聚起磅礴力量、创造出不少可圈可点的基层治理经验,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大受益者、最广参与者和最终评判者。

国家发改委社会所社会治理室研究员曾红颖建议,提升治理水平是一个连续的、持续的、长期的工作,第一个就是从政府的治理理念上,要求我们在党的领导下,形成齐抓共管、人人参与、群治群享的新格局。第二要求基层各类社会组织、公益团体、家庭、个人,要有更多公民意识,积极参与社会事务。第三要形成一个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建设、共同分享的机制。第四要顺应时代特点,把技术赋能充分体现出来,建立网络服务平台。

“三零”是目标,“三治”融合是方式,二者相互联系、紧密不可分割。刘永生说,“三零”作为目标和导向,为“三治”融合指明了方向,顺应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待,蕴含着转型创新路的社会治理大逻辑。各级各部门要按照省委要求,认真总结基层经验,在持续做好隐患排查基础上,通过压实责任、领导包案、部门联动等手段,着力化解整治,推动“三零”单位创建工作取得扎实成效,以“三零”单位创建为抓手夯实安全稳定基石,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山西,为转型发展蹚新路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