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文化>干警随笔
使命如山 鞠躬尽瘁
发表时间:2019/07/25来源:晋城长安网责任编辑: 李晓诗

深2米、直径60厘米的洞口,一阵冷风袭来,全是阴森恐怖的气息。我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以一种极其畸形的姿势爬行了很久。那一刻,我的手和脚似乎已经不听使唤,可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发抖的身体,使出浑身力气,爬到了墓穴内完成了拍照,勘察,测量,绘图。任务结束,我还是没缓过神来,我害怕的有些目光呆滞,同行的战友在沉寂的车内一言不发。队长说,走,我请兄弟们喝酒去。那一天,我喝了很多酒,战友们把我扶回宿舍,队长把我的新警服盖到了我的身上,他希望这身充满正义之光的警服可以驱散我内心的恐惧。这是我的第一次出警,永生难忘.....

大家好,我是一名法医。从警十年来,我见证了1000多名死者的离去。不论满地蛆虫,苍蝇乱飞的高腐现场,还是支离破碎、异常惨烈的车祸现场,都会有我们的身影。作为法医,你得克服恐惧、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气味,太多的现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到底有多么的惨烈,说实话,我害怕过,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生活中酸甜苦辣各有味道,你知道法医是什么味道吗?法医的味道就是你离开家一个礼拜,回到家儿子不让你抱他。儿子说,爸爸,你是臭的,每当看到孩子这样我就特别难受。那一刻我知道了臭是有重量的,是一块厚重的石板,他压在你心口上,肺腑里,能把你压出眼泪,压得你喘不上气来,压的你甚至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之后,我的家里从来没有一件工作制服,我会在回家前一遍又一遍的洗澡,因为我担心这种味道拉远我和孩子的距离。我用了4年,1500多天,靠这警服的支撑,靠着心里的煎熬,一点一点把这种味道从衣服的纤维里挤出来,从身体里排出去。孩子终于肯抱我了,他会和别人说爸爸是一名警察,孩子的眼神里对我全是崇拜,那一刻我这个做警察的父亲心里只有一个味道——甜。

我是法医,警服让我战胜恐惧,给予我力量;我是警察,警徽给我指明方向,让我步履铿锵;我们背抵黑暗,守护着公平正义的阳光,永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