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文化>干警随笔
苦楝树
发表时间:2020/07/08来源:山西法制报 责任编辑: 高鹤

家乡的苦楝树,毫不起眼。或许因为名字中有个“苦”字,读出来总会令人唇齿之间溢满涩滞的味道,加之晋南方言的语调,更增添了几分鄙夷与讥讽。

儿时,尚不知天地之广、江湖路远。以为南山,即是边境;南山之南,便是塞外。

那时,最喜欢坐在苦楝树下,听去过“边塞”的大人讲那片盐碱滩地的风土样貌。他们说:那里有一个叫董村农场的地方,还有及腰的杂草和米粒大小的蚊虫,有极不适合树木或农作物生长的盐碱滩涂,有野狼出没的印迹。

2017年,我来到南山下的董村农场,那是我与农场初次见面,一望无际的良田、近在眼前的南山、宁静古朴的平房、催人奋进的广播、生机焕发的管教大院、勤劳朴实的人群,或许出于幼时的糟糕记忆,这种强烈的反差感,竟让我觉得她如此动人。

机关楼里,常听老同志慷慨激昂地忆起过往艰苦的岁月,如数家珍般描述农场最初的模样,从前辈的口中得知,这片土地孕育着一种力量——董农精神,这让我更加心生敬佩,我想这应该是农场巨变的根源所在。而今年的疫情,也让我真正体会到了这种力量所在。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接到命令的那一刻,我像所有的同仁一样,心潮澎湃、排除万难、勇赴一线。微信朋友圈里,大家不约而同发出了豪言壮语,态度之坚决,集结之迅速,士气之高涨,斗志之昂扬,见所未见。

在监区封闭执勤的某一天,我在一个许久不曾踏足的小院执行隔离任务。饭后闲晃,在屋后角落偶然注意到一棵苦楝树,与满是嫩绿的周边格格不入,肆意在空中伸展的枝干,没有发现丁点绿色,毫无生机,却让我极为欣赏。

持续战斗的两个多月里,我们出色地完成了执勤任务。大家没有了初始的焦躁不安,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将自己的职责做到最好;配合默契,展现出这个集体强悍的执行力与战斗力。

离开隔离区的那天,我去看了那棵树,它所有的枝干已经长满嫩叶,迸发生机。

如今,抗疫战斗已经取得阶段性的胜利,支援医疗队已经返回,各地也以鲜花掌声迎接英雄的归来。作为镇守一方的戒毒民警,没有外界的争相报道,没有潮水般的赞美与荣誉,但依然保持最高勤务等级精气神,毫不松懈、有条不紊地执行着战时命令,展现着百舸争流、奋勇向上的拼搏姿态;塑造着不争不抢、无悔奉献的优良品格;保持着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战斗韧劲。这像极了苦楝树,它不争不抢,默默地蓄积力量,残花落尽之时,便是它绽放之日。

我想,这也正是董农精神之所在,而每一位同仁都是一棵苦楝树,他们不争,谦虚;不吵,沉默;不怨,踏实;不悔,奉献。我有幸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杨杰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