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文化>干警随笔
这一刻,我们被温厚以待
发表时间:2020/08/31来源:临汾长安网 责任编辑: 高鹤

我久不落泪。

身为公安系统的宣传工作人员,我对同事们的处境怀着悲悯的同情和无助的期待,像熟悉晨曦、黄昏、轻风、流云一样,熟悉他们的生存状态。当他们在路口指挥交通的时候,当他们走街窜巷开展治安巡逻的时候,当他们徒手奋勇扑向歹徒的时候,当他们挨家挨户上门服务宣传“一网通”“一门通”“一盔一带”便民利民的时候,当他们在“扫黑除恶”的战场上摸爬滚打的时候,当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勤劳护卫这座城市的时候,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感恩他们的付出,敬仰他们的责任和担当。

这是他们对时代的选择,也是时代对他们的选择。

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看几部警匪大片,为几个英雄人物唏嘘感叹,所滋生的浪漫主义情怀足以令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公安——这个他无限向往也给他无尚荣光的集体。一身藏蓝制服,国徽熠熠,肩章闪烁,指尖绷起的姿态都能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皮鞋踢起的尘埃都自带惩恶扬善之功用。他们怀着这样的情怀,直面工作。

目光机警,每个迎面走来的人都有可疑之处:无意间的目光睃视,看起来都像犯罪预备;不经意间的手部动作,也像疯狂扫射前的抽搐;一个在车棚前徘徊的男人,一定有盗窃预谋;朝着后方回看的女人,一定藏着不可见人的目的。

他们以这样的激情怀疑,又以这样的激情肯定或否定。遑论案件发生后,他们地毯式的搜索,恋爱般细致寻找蛛丝马迹。他们预警,一次接一次;他们破案,一件接一件;他们加班,一夜又一夜。这群青年,就这样将一切变成习惯,像习惯呼吸脉搏,习惯阳光空气,慢慢地走向中年,走向老年。甚至,永远倒在缉凶一线,倒在惩恶一线,倒在扬善一线,倒在正义一线。

有数据显示:仅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就有280名公安民警、147名辅警因公牺牲,6211名公安民警、5699名辅警因公负伤。

这个庞大的数字,令人心痛。我们并不像人们默认的一样,是国家暴力机关,是社会强势群体,相反,面对罪恶和凶犯,面对责任和担当,我们往往透支健康,忘却生命,因为坚守而送命。

2016年4月,我曾多次采访报道过的交警周宝贵被诊断为肺癌晚期,永远离开我们。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在侯马市中心岗悼念他,花圈越积越多,白菊黄菊从四面八方汇聚,抽泣声如浪潮,一波一波荡漾。人们怀念这个在中心岗站了一辈子的瘦弱男人,似乎到此时才觉悟,昼夜晨昏,四季轮回,他都站在这里,指挥交通,设岗护校,相帮老弱,扶携幼小,似乎,他是岗台衍生的一角,从未缺席。他自然分身无术,那么,谁来帮他照顾妻儿,谁来为他保家护园,谁来替他孝敬双亲?一切社会角色所要求的他的责任和担当,他都让位给了职业。而职业给他的,是一身疾病,一副病殃殃的躯体。

我总觉得,英雄当以英雄的方式被对待,烈士当以烈士的方式被记忆。近几年来,公安部门和民政部门给烈士和因公牺牲的家属以一定数目的抚恤金、慰问金。亲属登台领取时,我仿似看到牺牲战友的目光一直恋恋不舍盯着他的家人。这一生,他一定没过够。将工作当作全部重心,一定让他觉得失去了太多太多;这一生,他一定也很知足,把有限的生命都投入到了保卫城乡安宁上,他一定是天堂里最可敬爱的那个人。

活着的人,依然向死而生。他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更早到来。要知道,他们面对的,仍然是穷凶极恶的人,可能藏着尖刀、掖着枪弹、随时引爆身上的炸药。他们更难抵抗的,是长久忽略留下的身体暗疾,它们常常没有一丝预兆,就跳将出来,夺走他们的健康、阳光。

这像是冥冥中的注定,像每个公安民警必由的修炼之路。

所幸,时代给予我们的,是温厚的对待。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自2021年起,将每年1月10日设立为“中国人民警察节”。2020年8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向中国人民警察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代表党中央向全体人民警察致以热烈的祝贺。

这一刻,我不由自主地落泪。

公安民警对党忠诚、敢于担当,以民为本、执法为民,全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努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人民群众,是我们当尽的本分。我们付出,我们奉献,我们努力,我们牺牲,跟我们的职业选择息息相关,不能奢求格外的嘉奖。可事实上,社会需要这样的引导,时代需要清醒,我们公安队伍就是一支“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钢铁队伍,我们有忠诚履职、不怕牺牲、敢打必胜的优良传统,每个民警自从警第一天,就做好了为党为人民奉献一生的思想准备。

我们坚守着自己的坚守,护卫着自己的家园,这份执著,值得时代记忆,也值得时代弘扬。

向公安民警致敬,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